女儿养成计划

二次元钟爱粉

【刀剑乱舞】fgo版冲田总司与她的刀剑

梧桐夜子:

*继续转JJ已发文,假装自己很勤奋✧(≖ ◡ ≖✿ 


*冲田为FGO版,女性注意


*日常OOC,未修








————————————————






【01】




“部分的本丸,有时候会因为某些原因,导致审神者位置空缺,这个时候就需要找代理者,提供灵力来维持本丸的正常运转,如果双方相处融洽没有太尖锐的矛盾,就可以得到政府真实的认可成功上任了。”


被双臂环绕着小心抱在怀中的狐之助不时甩动着蓬松的尾巴,尽职的对着抱住自己的那人讲解着。




米色短发的少女闻言认真点头作为回应,步伐随着木屐敲击石板地面叩击出的清脆声响,在一座宅第的门前落定。






她抬头看了看,手下不忘抚着狐狸柔顺的毛,开口声音犹带这个时期女子的柔和温软,“所以,这就是我即将接手的本丸?”




“恩,上一审神者任期结束后就选择了回归现世。”








名为冲田总司的少女若有所思的抬手,四指曲起,不轻不重的扣下门扉,思绪却是略微漫游。






在英灵座上莫名的受到召唤来到现世,却没有见到任何拥有令咒的master以及圣杯战争开始的标志,徘徊数日正欲归去时,却被政府顺着不知所谓的灵力找上,再顺势的成了代理者,落到了眼前境地。








审神者啊......


她只是听说名刀聚集才提起前来的兴趣。








这么漫不经心想着的时候,门“吱呀”一声的从里面被打开了——




眼前翩然略过再熟悉不过的葱白羽织,长发飘散的男子对着里面因角度问题而看不见身影的同僚回着话:“我说,不应该是身为初始刀的你来接应新的审——”


未继续的话,却在回过头对上来人秀美的面庞时戛然而止,和泉守兼定掩不住的满脸讶异,惊声呼道:“冲田总司......?!”








嗯...认识我?






冲田总司疑惑的打量了下对方,犹疑着打算开口询问时,只听见院中在眼前青年的呼声后,似乎微妙的停滞了一瞬,接踵而至一阵兵荒马乱,依稀混夹着什么掉落与碗盘翻倒的杂音。




下一秒,站在自己面前的黑发男子就被一手粗暴的推开,露出另一名同样身着羽织的少年。




原本清秀的面容在见到自己后变得极为不自然,他紧抿的唇色显出几分苍白,瞳孔因过度震惊而放大,眸光中裹夹着隐晦的惊惧与狂喜。








“...冲田君?”他声线颤抖。








在他身后,又一名稍后赶来的震惊脸少年。而他身后接重的纷乱脚步声预告着又一波人的到来。






冲田总司默默的看着逼近的几人,不动声色后退了两步,低头望向明显没预料到展开如何的狐之助,没忍住道。




“...现在,是什么情况?”


 






【02】




尚处于观望状态的刀男们在前任审神者走后,首次又一回聚集在了会议室内,三方坐下心平气和的相互交流完之后,勉强算是理解了目前的情况。






狐之助:#审神者为什么会是冲田总司?!#


冲田总司:#说好的刀呢原来都是真人吗?#


众刀剑:#所以审神者为什么会是冲田总司?!#






 


无论接下来如何,交托完符印后的狐之助果断选择了退场,留下冲田总司和对面三十多号人面面相觑。










总觉得该说些什么呢...


她想。








无法忽视身边热切的两道视线。


最开始看见的那两名少年在进入会议室后,便全程一言不发,自始至终都只是安静跪坐在她的身侧,默默注视着自己,但是那紧紧攥着的衣角和因强忍而微颤的手指却透漏出他们并不平静的事实,连带着躲闪躲着落在她身上的目光都深浸着浓烈的不安。








加州清光。


大和守安定。




她的刀。








回想起不久前接受到的信息,冲田总司的目光一点点柔和下来。


正襟危坐,她率先打破了屋内寂静。




“让我们坦诚一些吧。”


 








——“我并不打算成为你们的主人。”




气氛有片刻的僵滞。






余光能瞥见那两人闻言后猛的一颤惊惧望来的动静,垂了垂眸,身着樱色和服,举止妥帖的女子面色不变,双手搭在膝上坐姿端正,朗声。


“吾名为冲田总司,幕末时期新选组一员,因各种原因现以英灵的身份存世,可以当做【灵】一般的存在来理解,总之,已经不再不是人类了。另外,多少我也能认出了呢,各位,并非等闲之辈吧。”




不动声色的瞥过跪坐在左列队伍里的烛台切光忠,回忆起某位黑发魔王的冲田总司眉头一跳,接着按着顺序一一扫过在场数人所携带的刀剑,凭借记忆与见闻依稀辨认,全程并不掩饰眼中的赞叹与敬重。




在略过面色复杂的看过来的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时,她下意识的顿了顿,金棕色的眸子闪了闪。




“我并不认为现前的自己拥有将你们全部收归靡下的能力和资格,随意称主也会产生鸠占鹊巢的错意,毕竟,座中部分刀剑的主人还与我有所相识,所以啊。”




浅樱色的唇瓣缓缓勾起,带着笑意的眼睛毫不避讳的抬起与众人对视,眼中光芒亮得惊人,明明看上去略为苍白瘦弱的女子此刻却兀然生出了刀剑锋鸣般的气势。






“我希望,能与各位成为同伴。”






双手朝左右伸出,她微笑着同时握住了身旁两人的手,收紧,清楚的传递过自己的决心。










“能够在战场上,一同拼杀的同伴。”






先前停滞的空气重新解封,漫开无言的交流。






大和守安定似是恍然惊醒,他反手扣住盖着在手背上的那双手,宛若对待失而复得的至宝般,小心捧起紧贴在胸口,垂落的发丝遮掩了他的神色,回应的声线有些不稳。


“是,冲田君。”




加州清光这时才怔怔的回过神来,感受着指尖处熟悉到令人几乎落泪的温度,张了张口,艰难的吞咽下几欲出口的哽咽。他没有出声,抿紧了唇,同样回握住了向自己伸来的手,加重力道,仅以此举就已表明自己的回复。








冲田总司。他们的主人。






无论是英灵还是怎样莫名的存在,只要是她,对他们来说,便已足够。








余下的人相互对视,很快也都有了答案。




打从开始便安静静坐在右下近处,穿着靛蓝色狩衣的俊美青年弯起承载明月的艳丽双眸,以袖掩口轻笑道,“那么,便如您所愿吧。”








尘埃落定。




第一所审神者为英灵的本丸就此诞生。






—————————【正剧画风结束】——————————








【03】




十分钟前






“诶?主公也要和我们一起出征吗?”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


“啊哈哈哈不错不错,真让人期待。”


“等等!阿鲁几!这样的决定未免太过草率——!”


 






十分钟后


 




“哦啦哦啦小猫咪!”


“堵上壬生狼的名誉!”


“嚯呀!”


“首落!!”


“斩杀!!”


“去死吧!!!”


 




沉默围观场上斩刀斩得风生水起满面笑容的三人的其余刀剑:“......”






#自家审神者兴奋过头怎么办#


#这种微妙的挫败感又该从何说起#


#好恐怖#


#对面敌刀快吓哭了啊喂#




 






【04】




“气势,是最重要的。”




日常穿着自己初始到来时的那一身樱色和服,冲田总司捧着茶杯浅笑着对着众人讲解。




“剑折断了,就用剑鞘,剑鞘断了,那就空手,在战场上可是没有人会等着你的啊。”说着自己一直以来的感悟之言,她面露感叹,接着腾出右手握拳锤在左手掌心上,定论:“总而言之,气势很重要!”








“冲田君所言极是。”这边是无条件微笑附和的大和守安定。




“虽然可那样不是很可爱,但是偶尔一下也还是不错的吧。”这边是摊开十指小心察看指甲是否损伤的加州清光。












“......所以这就是冲田组每次上场都那么狂暴化的原因吗!!”和泉守兼定没忍住摔了杯子吐槽不能。




“嘛嘛,兼桑冷静一点啦。”堀川国广在一旁劝慰着。




“我可是受够了连带着被异样眼光看待的情况了啊!”










 


【04】




 池田屋地图点亮后。








“让开,让专业的来!”




旧景触发回忆的冲田总司明显的兴致高昂,白皙的脸上沾染浅虚的红晕,她猛的推开了眼前的门。




“新选组例行检查!!”


 






然而这一次。


已经没有土方君走在自己的前方。






却有属于她的刀剑,替她挥斩开道。




 






【05】




面对眼前换上了浅葱色羽织的审神者,再瞥过站在她身侧的大和守安定与和泉守兼定,加州清光垂眸盯着自己的服装,略为懊恼的皱起眉。






......要不要,考虑改变下自己的形象呢?




羽织什么的,也许会意外的适合自己?


他认真的开始考虑。


 










【06】






又来了。




看着对面的短发女子低垂眼睫,温柔细致的进行着日常的保养工作,坐在房间另一边的两人盘腿而坐,撑着脸,心思各异。






菊一文字则宗啊.....


绝对不能让这家伙实装!






杀气一闪而过。


 








【07】






明明是想要吓吓审神者的鹤丸国永,结果反倒被冲田总司猛的咳出的血给糊了一脸。


片刻后,冲田组拖着某只面色死灰的鹤,迈向了手合室。




随后被紧急叫来的药研藤四郎也头一回听说到了所谓的病弱属性。










 


【08】    




“怎么说呢,”她歪了歪头,有些苦恼的看着手中散发苦味的药汤,“这只是生前生病了的原因吧,虽然偶尔还是会咳血什么的,但毕竟现在连人类都算不上了,身体并不会有什么不适,喝再多药也不会有太大改变的。”






虽然这么说。






她望着沉默不语却明显是在无声反抗着的两人,顿了顿,不由得生出几分无奈来。






果然,是听不下去的吧。






是自己的错。


在因为那样的病而自顾自离去,抛下他们之后,又怎么可能让他们再轻易的放下心来?




“话说回来,我好像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好好的跟你们说过。”


将手中的碗放到了便携式的小桌上,冲田总司扬了扬手,成功引来两人的注视,拍了拍手,一贯以笑脸待人的她软下神色,也淡去几分唇角的笑意,看起来颇为认真,亮金的眸子中有光辉清浅闪耀。








“我回来了。”




一字一顿。




“回到你们身边了。”






无论多少次,我都会这么回应着你们。


我回来了。






不会再丢下你们了。


不会再擅自离开了。


不会再让你们不安了。






所以啊——














......别哭啦。


 










【09】




本丸换了冬景后,白雪覆盖视野苍茫一片,温度也随之骤降,虽然不管是对于众多刀剑还是实在算不上人类的审神者来说,都没什么区别。




收到清光安定送来的围巾,冲田有些意外。




和身上羽织相似的浅葱白纹,偶尔有几处针脚略显别扭,是向烛台切光忠临时学习赶工的结果。






精心挑选的料子,拿在手中,柔软得不可思议。






没有错过眼前少年略显紧张的神情和十指上来不及包扎的细小针痕伤口。






敛眉,笑意在眼底层层晕染开来,冲田一人一手同时将两人拉近身边,再郑重的将手中珍宝放回他们手上,开口请求,“麻烦,帮我围上吧。”






“我很喜欢,这份礼物。”


“非常非常的喜欢。”






以及,能够成为你们的主人,能够被你们所承认。








真是太好了。


 








【10】




某一天,在冲田总司用灵力联系上英灵座的某位相识者交谈了解情况时,新来的压切长谷部前来打招呼了。




“压切长谷部。......很奇怪的名字吧? 之前的主人,无法原谅茶道坊主的过错,将他藏身的棚子一刀压切,就因此命名了。那个叫织田信长的人......”


“可以的话,比起压切,更希望您叫我长谷部,因为那名字来源于前主人野蛮的举动。连名字都取了,却还是赐给了连直臣都算不上的人。”


“......他就是那种人呢,我的前主人。”










 没来得及阻止对方的冲田总司:“.......”








不请不要再重复了。我相信她已经听得足够清楚了。


 










当日傍晚,本丸的大门被叩响。






“请往里走,主人已经恭候多......”其余的话在看清来人后猛的一止。






“嚯嚯,怎么了?”




双手环胸,因身高原因而半抬起头看着他的少女嘴角噙笑,赤红眸中毫不遮掩的张扬与狂气让她硬生生站出了睥睨天下的气势。


上下挑剔打量着僵在原地的青年,结合之前种种和眼下对方的反应,已经猜出长谷部身份的织田信长嗤笑了声,抬手压了压帽子,她语调上扬,“听说你十分不满吾给这一称呼?”








“是吧。压 切 长 谷 部 。”


刻意的咬字停顿,语气难辨。






无论是外貌,声音,或是说话时的神情和口气,都和记忆中那个无法忘却的人准确无误的重合。






“您......”刚艰难的吐出一个字,下一秒纤细的手就压上了他的胸前,压切长谷部只感到一股力量不由分说的将他推到一旁,暂时没有叙旧打算的少女举步,坦然大方的走进了本丸。








十分不凑巧的,烛台切在此时端着盘子从厨房走出,而宗三正坐在庭院中静赏樱花。




动静一出,三人抬眼,顿时齐齐相望。












“......”


“......”


“嗯?”




死寂之中,黑发红眸的少女挑起兴味的笑。








【00】




圣战




不知名的Master:......我召唤出来的真的不是assassin吗?这四十多个自称是刀的家伙到底是闹哪样啊??!(°_°ノ) ┬─┬ノ










——————————————————————


真的说起来,冲田这一篇才是自己写的第一篇刀剑文【大概一年之前】


回来再看,有种莫名的羞耻【虽然现在写的也不怎样】


当初写完后随便一丢,自我满足了,如果不是后来意外的收到了评论,可能也不会断断续续的写下来,然后顺着链接发现了乐乎,初入时看到那么多篇刀剑的同人,双眼发亮像发现宝藏一样超级开心。


总之。


能认识刀剑真好。ヾ(๑╹◡╹)ノ"

评论

热度(561)